480咸鱼

野心勃勃
励志向上
悲观消极
初心不渝

之前画的人鱼丸。

勾线失败,上色失败,拿上来勉强交个香油钱祈祷风丸新作upupup!

对了有个想写的不风养娃日常。

不风党费

你丫好烦三十题
1、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事叫了自己的名字。

“……”
“……”
“来吗?”
“滚。”

2、模仿电影里的高端动作。

“……喂。”
“有话快说!”
“我以为你长得软绵绵的应该也是和女孩子一样软绵绵的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擅自用了超标的方式算是我的不对好吧我认了所以快点起床不要生气了我饿了!”
“你**才像女孩子!”

3、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

今天的原本该上门的保洁阿姨放了一天假。
风丸一郎太揉着额头扶着腰盯着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形容的卧室叹息又叹息。
不动明王用脚踹踹地上的半截花瓶,塑料假花滚出来,僵硬地打开上色拙劣的花瓣,泡沫花蕊七零八落。
除了完全没有好样子的各种摆设,地板上那些风丸一郎太看到就脸红然后狠瞪不动明王的东西才真的麻烦。
所以说昨晚除了常规活动之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4、厨房战争。

一般来讲最后在厨房里打起来的话,不动明王是绝对不会饿着的。
当然,风丸归不动解决。

5、梦话。

风丸一郎太从学生时代还在陆上部时就有习惯,每日早起晨跑。
如今也是一样。
在离开屋子以前悄悄去和还在睡梦中的某人告别。
忽然被抓住了手,回头看小恶魔却还睡着。
“别走……一郎太……”
“嗯,好。”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看什么情况吧这个。
……
反正不动明王和风丸一郎太谁也没有ky到事到临头“我去关/开下灯,等我一下。”这个地步。

7、被透剧。

“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没想到你竟然会看这种家庭主妇才会看的肥皂剧。接下来不就是aabb俩
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你这样我失去最后一点消磨时间的手段了啊。”
“啧,我很没用吗?”

8、拖延症。

……是说风丸一郎太没有扎起来的头发还是不动明王没有剪回去的莫西干?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风丸一郎太你再占着风扇不放我我……!!!”
“我不管我头发长我热!”
“喂又不是你一个长发了现在!”
“所以说你去剃头发啊原来的不是挺好的多凉快!”

10、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

谁动了我的香蕉?

11、人作死就会死。

风扇事件后某天风丸一郎太享受了一把十几年没有享受过的短发,然后第二天不动明王亦感受到了少年时代的气息。

12、在衣柜里翻出女装。

“风丸一郎太原来你有这种癖好啊。”
“……”
“不反驳吗?”
“我再也不要参加文化祭什么的了!”

13、破廉耻的春梦。

“不动?”
“明王?”
“你……是哪里的假货啊不动明王怎么可能会脸红。”

14、连续十次平局。

冬天。
“叮咚。”
被窝里的二人“……”
“石头剪刀布!”
……
门口的円堂“……”

15、猎奇的手机铃声。

“萨卡呀罗贼!”
“风丸一郎太你再不换铃声你等着瞧!”

16、起床气。

风丸起得早,不动睡着意外地很乖顺,所以没有这种东西。
有的话,叫,情趣。

17、偷养宠物。

“不动明王这只企鹅是你从佐久间那拐带的吗?”

18、熊孩子来寄宿。

虽然他们是同性恋人,不过……
不动明王咬着筷子看着桌子对面和乐融融的二人,大概他们的小孩也不会缺少母爱。
……
……
就算是这样,怎么不像以前一样夹菜了啊!

19、抽象画。

“这是爸爸,爸爸,还有我!”
“小屁孩你真的会画画?”
“呜哇!”

20、无聊的短信。

吵架以后拒绝对话又不想幼稚地找人传话于是疯狂发mail什么的难道不是超级无聊吗。

21、“其实我是外星人。”

“这个游戏你再试试当年那套全国直播的球服的话我陪你玩。”
“滚。”

22、胃在翻滚。

风丸一郎太不能喝酒。
哦,不动明王也不能。

23、发酒疯.

一般情况下上半夜都会被另一方锁在客厅。
然后后半夜被拉进卧室。

24、每天回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

在听了某歌以后风丸一郎太确实玩过。
然后第二天他就飞到欧洲打球赛去了。

25、刷仇恨。

不动明王的嘲讽是满级的没有错。

26、凶手就是你。

“凶手就是你!”
风丸一郎太叠着衣服头也不抬,“一边玩去。”
“哦。”

“凶手就是你!”
不动明王咬着冰棍把小屁孩提溜起来丢进了浴室“所以该洗澡了,名侦探。”

27、喋喋不休。

小屁孩话最多。
其次是特殊情况下的风丸,不过那个时候不动明王喜欢他多说一点。

28、棒读。

哦,你说风丸乔装去参加小屁孩的家长会那次吗?

29、故意拿错领带。

球员难得要戴领带。

30、小学生级别的争执。

超级常见。

明天要开学了,所以费尽心思挑了九图,算交个党费吧♬︎*(๑ºั╰︎╯︎ºั๑)♡︎

都是风丸儿,风丸俺嫁♡♡♡

有张人鱼丸,还有最后一张的某个【极丑】的上色版,以及一张王子丸都没有选上。
时间不过前几张只调了色让线条明显点v

祝自己高三步步高!然后新作的风丸戏份多多【

给自己定几条规矩,

能用简明扼要通俗易懂的话讲清楚的故事绝对不用没必要辞藻修饰,除非就是要写这种风格的文章。

能用更少的字数完成的故事不得拖延加长。

不得令主观情感影响故事剧情走向。

要是作业能干完的话我想写我的风丸理解……作为内存资料也不打tag什么的……不过估计这个flag也是要倒的……

话说除此以外我还想把脑洞都记下来……

诶,我有点想做小哥哥的mmd模啊……最近迷mmd,虽然完全没有动手过但是那是因为没有电脑啊要是我进化了……咳。

那么先列个list

邹智勇【2,苏三省【2,唐僧【1,傅子遇【1,高酋【4

田径丸,雷门制服丸,FF队服丸,FFI队服丸,DE丸【2【披风,私服丸,DE私服【私设丸……翅膀【4

小范♥♥♥♥♥♥♥♥♥♥♥♥♥♥♥♥♥【2

藤咲凪彦/抚子【2

路西菲尔/路西法【2

晓美焰

杜尔迦

咕咚国王【兔子【人形【2

吾儿纪成冰♥【N

感觉要死了……肯定要死了……

还有一些人一时记不起来……【抱头

看……看老天爷的脸色吧……

万一我真的都弄出来了呢?

【所以说别立flag了啊……

总之……

SINGULAR——一首超酷的歌

Singular (Lyrics) by Sanitys Fall UP主: MarionetteAbyssen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117018

SINGULAR——Samity's Fall

对了这就是lar和sal一起甩头的那首歌盒盒盒

大力推荐!一首超棒的歌,大致做了一点点翻译是非常酷炫的歌BUT我作业还没有做所以决定先放下等全部完成了再给大家看!【当然本人高中党而且英语并不好

对了之前有看见有小天使把Sanity's fall 译成巨人乐队?我查了词典好像Sanity没有巨人的意思?疑惑ing

做了一个歌词v全长03:06v

讲真的,这歌超酷!Larry小哥也超酷!作者简直是天才!

以下。

0502,翻译搁浅

——————————————————————

Singular(lyrics)by Sanity's Fall

Conclealed behind screens

An obseesion obscene

Abandon our souls

As we becoming…

[00:15] Machine
[00:22] Social Connection
[00:24] Social Obsession
[00:26] Network Humanity
[00:27] Converging With Machinery
[00:29] Pondering Existence
[00:30] Something is Missing
[00:32] Questioning our Souls
[00:33] With everything Were got
[00:41] Behind the Light

[00:43] I see What lies
[00:44] This parasite
[00:45] Has to die
[00:47] Humanity
[00:49] Machinery
[00:50] Singularity
[00:52] We weren't meant to be
[00:53] Behind the Light
[00:55] I see What lies
[00:57] This parasite
[00:58] Has to die
[00:59] Humanity
[01:01] Machinery
[01:02] Singularity
[01:03] We weren't meant to be

[01:10] Social Connection
[01:12] Social Obsession
[01:14] Network Humanity
[01:15] Converging With
[01:16] Machine

[01:40] Behind the Light
[01:42] I see What lies
[01:43] This parasite
[01:44] Has to die
[01:46] Humanity
[01:48] Machinery
[01:49] Singularity
[01:51] We weren't meant to be
[01:53] Behind the Light
[01:54] I see What lies
[01:55] This parasite
[01:57] Has to die

[02:07] (There were)Evolution
[02:14] Or Extinction?
[02:22] Evolution
[02:23] Or Extinction?
[02:25] Evolution
[02:26] Or Extinction?
[02:28] Evolution
[02:29] Or Extinction?
[02:31] Evolution
[02:33] Or Extinction?

[02:46] The Bane of Existing
[02:47] Something is Missing
[02:49] Are we Becoming God?
[02:50] Or are We Becoming Lost?

试了一个新画风……不知道怎么样 (●'◡'●)ノ♥

对啦,他们这算是情侣装吗?

关于那些岁月流光时不待我的细语私喁

一个想到的所有小句子小段子小故事小梗的集合,它该是一天日光倾照,花响开落,你手心的一点痕。

————————————————————————

前言:注意翻目录,根据编码寻找吃的cp……不要噎到,以后会越攒越多的。tag也会越来越多……

目录

【言遇】01,02,03

【磊正】04

【Sally Face—Sal×Lar】05

————————————————————————

你睁眼的时候,星河奔涌,万籁无声。

我未曾言明的百万xx

行凶仗义  仗义行凶

————————————————————————

01【言遇】预警:傅子遇性转

简瑶心里知道,傅子遇是个再好不过的人了。
温柔,又不一昧温顺,俏皮,又不乖张讨人厌。
眼睛像猫,像琥珀,像澄净的碧湖,像天空蔚蓝如洗装得下全世界。
可她没法喜欢她。
真是没办法的事,傅子遇这种姑娘的存在,实在对她有太大的威胁。
傅子遇和薄靳言相处的时候,空气里没有暧昧和粉红色,但是长了眼睛的都瞧得出来,薄靳言比什么时候都放松。
他肆无忌惮地要求傅子遇把软件工程赶出来,叫她千里迢迢送鱼到山上,让她奔走,让她操持一切原本只有薄靳言可以做的事——比如收拾他的实验室。
薄靳言的实验室是个密闭的地方,里面的很多设备简瑶这个正牌女友都不清楚,但是傅子遇了如指掌。
对于这间拒绝所有人的实验室她表现得和把玩薄靳言的沉默一样熟捻。
她做的鱼,薄靳言甚至不会挑剔地指出欠缺之处。
“你对她也太好了吧?”简瑶小小地抱怨着,她其实也不太敢说什么,傅子遇做好了一切,她没有立场也没有勇气真的表达不满。
薄靳言愣了一下,笑起来:“她改不了的……就是那个手艺,我吃习惯了。”简瑶抬起头看他,薄靳言撩了撩她鬓角碎发,“没办法叫她再好些……就这个水平。”
简瑶得了点安慰,窝进薄靳言怀里。
薄靳言继续翻他的论文,随口说:“以后不要这么扎头发,看着不舒服。”
简瑶嗯了一声,意思渐渐模糊了。
迷糊之间,她恍恍惚惚地想起——傅子遇的鱼做的不好,薄靳言为什么要忍到吃惯了?他也从来没有对任何情况下任何造型的傅子遇,表达过:我看得不舒服。

02【言遇】大学时期:灵与肉

贴个原文科普有爱无性梗( •̀∀•́ ):

原文

当然,两个同样英俊优秀的华人男子,形影不离出现在校园里,每次总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大家无一例外的认为,他们是Gay。对于这个传言,傅子遇只是失笑说:“当然不是,我们是兄弟。”而薄靳言……他根本不在乎别人讲什么,甚至某一次,犯罪心理系有个还算能跟他讲上话的师弟,问他是不是gay。他想了想,非常严谨的回答:“我现在跟Kris的关系,的确跟gay没有多大区别——除了我们没有□关系。”

这话传到傅子遇耳朵里,就成了……

“Simon跟人抱怨,Kris一直没跟他上本垒。”

“当然,他们当然是Gay。”

【托腮,啊,上本垒吗少年?

薄父:小傅啊,你和靳言是那种关系?
傅:极力解释|不是的叔叔……balabala
薄:路过|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薄父:瞄傅子遇|……
傅:没脸见人|

傅:坐进单人沙发|靳言啊,我和你说,你说那种话真的不对……不适合。
薄:看论文|哪里不适合?
傅:……哪里?你竟然问我哪里?我们是那种关系吗?
薄:我说的是没有多大差别,不是就是。我没有承认。
傅:可是别人听了可不会这样抠字眼啊我的天才……
薄;那是他们的问题,你不该来找我。
傅:……靳言,你是谣言的源头啊。
薄:终于抬头|不,不是我。
傅:那是谁啊?
薄:是那些无聊的八卦人士。
傅:那还不是你给他们提供了素材?
薄:不,那是你干的。
傅:哈?
薄:认真|是你一直像个老妈子一样跟着我照顾我,他们才会想到那个地方去的。
傅:……所以怪我咯?
薄:嗯。
傅:……那我以后不跟着你了,你自力更生吧。
薄:哦。
薄:顿一下|明天我想吃鳕鱼。
傅:炸毛|我说了你自力更生了啦!不要!找我!做事!了!
薄:……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因为这个生气?
傅:我没有生气……就是他们无中生有还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不喜欢这样。
薄:所以,你是因为他们造谣烦恼?
傅:是啊不然呢……追的女孩子都问我:明目张胆出轨不好吧?你说我能不烦恼吗?
傅;还有人义正言辞对我说,没有兴趣做同妻!!?
傅:还有的竟然叫我尽快和你上垒?!这个月14号竟然有人给我送了润滑剂……你说我能怎么办?
薄:我明天想吃鳕鱼。
傅:……
傅:行啦,我明天给你带。你自己做还是找大厨做?
薄:我自己做,顺便带点香料来。
傅:嗯,记下了。
薄:点头,起身|那接下来该给你解决烦恼了。
傅:惊喜|你要去澄清谣言?
薄:脱外套|不,三人成虎。现在整个学校都在传,我去澄清反而会被认为是掩饰……我不会做无用之功。
傅:期待|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薄:撑着单人沙发的扶手把傅子遇圈起来|你不是因为谣言烦恼?
傅:懵|嗯……
薄:一只手扣住傅子遇下巴|那就让谣言不再是谣言,这样你就不会烦恼了吧?
薄:正好,也顺便满足一下他们的期望……上个本。

03【言遇】你不知道的关于薄靳言的五十个秘密【1-20】

01,薄靳言对鱼的品质很挑剔,非常挑剔,他人生前二十年,薄母每天都在为“今天的鱼儿子会满意吗?”痛苦不堪。
02,薄靳言那个脾气,前二十年完全交到没有朋友。——当然也有他看不上人家的原因。
03,薄靳言十九岁那年,在校门口遇见了一脸灿烂的傅子遇,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而傅子遇第一次见他,是二十岁的图书馆,他朝他走来。
04,薄靳言二十岁以后,薄母再也不担心儿子的鱼了。
05,薄靳言不喜欢傅子遇的小青梅韩雨濛,第一次听傅子遇提起就不喜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06,薄母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儿子能吃下傅子遇做的那碗只能算是一般的小黄鱼。
07,赫尔博斯有句话,天堂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薄靳言觉得这句话没有错。
08,有人叫薄靳言薄喵喵,薄靳言觉得他们一定没见过放下刘海的傅子遇。……不过那样的傅子遇,他也不想让别人看见。
09,Allen不是虚构的。薄靳言知道傅子遇其实清楚这一点。
10,傅子遇对Allen并不是很了解,至少没有对Simon那么了解,至少……他不知道Allen把他当成所有物。
11,Allen不喜欢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没有足够美好的东西值得他占领和守卫。……哦,除了他的Kitten。
12,Allen和Simon有且仅有的一点共识,是阻止韩雨濛向傅子遇告白。
13,薄靳言有天看到一个歇洛克和华生的同人文,歇洛克步步为营,把华生控制在他的领域里。那是薄靳言第一次看小说。
14,薄靳言只萌福华这一对cp,幸好这对粮从来不少。
15,薄靳言写过同人,阅读量361857热度0评论1,唯一的评论是这样的:
刑侦报告请不要发到这里……和福华无关就不要打tag了……
16,二十二岁生日傅子遇送了他一只小乌龟,现在它叫沉默。
17,虽然名义上是薄靳言的宠物,但是换水投喂洗澡还是傅子遇干的。
18,大学和傅子遇传谣言那会,薄靳言收到过同性黄色刊物。
19,薄靳言觉得傅子遇的腰腿比黄刊里的top1模特好看。
20,薄母有次在儿子手机里看到一个屁股,毛骨悚然之后她一面感慨儿子终于开窍了一面评论:看着真是好生养的啊!然后她看到了儿子一脸纠结欲言又止。

04【磊正佩素】

吴三石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新买的老宅子竟然闹鬼。
那个浮在半空中的黑色影子看起来和深色的梁木意外搭调,在叫了一声石佩佩以后就沉默下来。
吴三石不怎么怕他,问了一声石佩佩是谁,还叫他下来说话。
这鬼还真挺话,真的降了下来。吴三石这才看清他从兜帽下漏出的两缕鬓发,还有眼角泛红的一双圆圆杏眼。
接下来他们的相处挺和谐的,就是吴三石时不时会做些奇怪的梦,他问过素水——那只鬼——素水很坚定地否认了,但是也表示这宅子受他影响太多,可能是宅子的原因。
但是吴三石没有搬出去,他腿脚不好,长年坐在轮椅上,实在懒得找房子搬家,再说不论是鬼还是怪梦对他其实都没有什么影响。
素水这鬼也是很慷慨,他给的奶树浆每晚一杯真的是助眠良品,可惜他不肯和他合作开网店……
吴三省只是没想到,这房子竟然起火了。
当时他在屋里,又不在轮椅上,根本没有逃生的希望。
可是他还是跑出去了,跑出去的。
人们说,人的潜力和求生的力量真是会创造奇迹啊。
吴三石没有说话,回头看看那房子残骸。
他从前最希望能走遍天下,如今他腿脚好了,却莫名不想走了。
好像没有动力了。

05【Sally Face】一个评论

哇哦,真是什么?

或许有一天the girlfriend of larry会指着某个有特殊意义的——在属于student,sal和student,lar的记忆里代表着某段美好回忆的——一个珍藏这么问,酷毙了的adult,lar会愣一下吧,他要怎么说起那个最好的……或许只是对他而言最好的朋友?他的最好的朋友和他的朋友,这里面差的不止是三个字或者是一个等级,他打算问他报考学校的时候因为冷淡的目光而咽下去的话,他点开那个号码时发的呆,手指点点滴滴敲着屏幕,他半夜里编辑了又删掉的信息,

他的摇滚的热烈的明亮的心房里那一束细细淌了十来年的悲伤,它始终没有逆流成河,它水滴石穿穿过时间和隔阂带着他回到那一年,他站在sal的座位面前等他回来,他要问他的大学并且和他和好,不管怎样。

可是他的sal……只是对他而言的最好朋友冷淡地看着他,告诉他他压住了他的书。

lar抬起汗津的撑在桌子上的手时觉得空气很闷,他中午吃的面包太干了,埂在喉咙现在还难受。他匆匆离开什么也没有说,下午他去了医务室。

girlfriend抓住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她的眼睛是纯净,是天空的蓝色。lar抱住她,慢慢地说对不起,说谢谢你。girlfriend拍着他的肩,他说对不起我不能说。他不能说,不能说他少年的那一场无疾而终,那一场末日浩劫,那一场一点也不酷一点也不larry的青春萌动。

他不能说,是吧?

————————————————————————
随时更新,就这么一个花园儿大概v

【尹正角色同人】天窗

天窗

要素注释:没看完红色青橄榄的请好好看它,方便理解。

关于郎兴的病:剧集描述,狂犬,源于蝙蝠,极度畏惧,畏光,畏风。剧集有大量描述畏水。
BUT事实上,我查阅的资料告诉我,蝙蝠咬伤的狂犬不会有畏水症状【白眼
狂犬的发作也和剧集内容不一样,不是郎兴那种发作时抖抖抖抖不发作正常人的情况……应该是一次从前征到结束十几二十天起码……然后死掉或是其他怎样。
为了科学为了原剧我只好把郎兴设置成变异病毒了……把郎兴也弄到了这个监狱一样的疗养院。

关于欧阳慧:文中两次提到欧阳慧,一次是说少年时期的笔友,一次直接人名但是郎兴不知道欧阳慧是谁……剧集里欧阳慧是顾小萌外郎兴最重要的女性角色,但是他现在失去了记忆……郎兴在疗养院里失去了很多,比如记忆,比如沟通的能力。

关于记忆:有一段是这样开头的“其实他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他一直记得,记得……”后面的都是一些细枝末节的记忆,但都是剧集内容里的故事。女老师……那段剧情太没有逻辑了……你们只要知道有老师莫名其妙恨他还因此绑架学生就行了【白眼,顾小萌找到他这个后,郎兴昏过去了,进了急诊_(:з」∠)_吧。晚会是第一集的事儿,就是班主任给涉三人员开趴开假面舞会过圣诞节……那个和郎兴一样病的女孩,是欧阳慧提起的,原剧内容。

关于一样的脸:我忽然发现,顾小萌和万小溪都是钱迪迪演的【托腮,万虎和郎兴……就不用提了,小哥哥的角色。

关于彩虹女孩:郎兴回忆少年时和顾小萌的初恋,在和欧阳慧的信里,都说顾小萌是个彩虹一样的女孩,给他灰暗无聊的人生带来了色彩和乐趣_(:з」∠)_

关于沙之书:只提到一次,这是赫尔博斯的短篇名作,意指无穷无尽。

关于利威迪:郎兴 中二 少年时期和欧阳慧通信做笔友用的名字。那时候他郎兴留着兵长头……看着很坏。

————————————————————


  疗养院开阔、安静、空气清新,目之所及永远只有极微弱的柔光勉强维持视觉,没有流水,甚至连水声也无。
  这里太完美了,像个监狱。
  郎兴慢慢地踱着步子,脑海里纷飞着乱七八糟的英文单词,偶尔、只是偶尔,他才能模糊记起几个方方正正的汉字来——但马上,他又会感到巨大的疑惑:是这个字吗?
  他已经太久没有和外界接触了,狂犬导致的畏光使他只能蜷伏在这样一个阴暗的房间,这微弱的光甚至不能使他看清一米以外的矮柜上顾小萌的照片。他无法阅读,每天前来换药进行例行检查的护士也和他说不了太多——他和外界已经完全隔离了,他那可怜的记忆里还残存着的可以充作谈资的只有他那几个学生、顾小萌、还有他那个少年时期的笔友——他叫什么来着?而这些都是早已在住进这间疗养院头半年就已经翻来覆去地讲个烂熟了的。
  至于护士小姐喜欢的话题——郎兴怎么明白最新的电影、最潮的服饰呢?他连最近正火的华人歌手谭毛毛和网络童星尹小鹏都不知道。他们说不了什么。
  有的时候他会被带到另外的房间进行大检。为了照顾他,房间里仍旧昏暗,每个医生都戴着红外线夜视仪,他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时而兴奋还手舞足蹈。郎兴躺在病床上,开始他还会尽量放松试图与他们交流,后来他会紧张地抓紧床单手心汗湿一片。但现在,他已经麻木了。他迟钝地看着这群戴着夜视仪的外国人,像看着一群来侵略地球的外星怪兽。他们和他不同,他有乌黑的头发和乌黑的眼睛;他从前就白皙的皮肤即使在长久隔离日光后变得惨淡也和他们的肤色不同。最重要的是,他病入膏肓,无可救药;而他们健康活泼,生机盎然。
  总有一天他会死去,那一天他不再能够控制自己,他将涕泗横流,扣眼歪斜,四肢痉挛。他的死亡将狼狈不堪。
  但现在他连考虑这些的权利都没有,他的病太奇怪了,脱出了正常的范围……像一个有二尺高细长脖子和五只眼睛八只手的畸形,连变异都这样可怜可怖。
  郎兴没有力气用手背盖住眼睛,他连叹息的力气都无法在挤压出来——他已只剩下干涸的河床了。
  他的病太奇怪了。病毒在他身体里潜伏了一年半多,这本来已经很少见了。他是被蝙蝠咬伤的,却极端的畏水,这完全违背了狂犬病的病征,打碎了整个医疗史的定律。
  而且他已经在这暗无天日的鬼地方待了三年了……或许还多几个月?郎兴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他只是偶然听到过:奥运会又要办了啊?而他还活着。
  似乎没有哪位患者像他一样长命,而且时至今日,发病的时候还能极力控制自己的。
  “How wonderful!That's a mircale!Hallelujah!”
  诅咒上帝。
  郎兴看见信教的医科博士向天空跪拜,听见他感谢上帝。他知道,如果自己的怪病被攻克,这个医疗团队会获得无数的尊崇……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在这间监狱里,享受最先进的医疗,他的肉体被照顾得无微不至,灵魂却早已失却了大半人形。
  他只不过是离死亡不远的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其实他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他一直记得,记得他年少时那位笔友给他介绍的休养别墅外的那条石子路,记得那夜冷清的灯光,记得那位女老师声嘶力竭的控诉……他记得顾小萌找到他时,他越过顾小萌的肩头看见的那一枚飘落的金色梧桐叶子,他记得山上的那丛篝火,他记得他办的晚会上闪烁的彩灯和学生的欢呼,他记得欧阳慧——他是谁?——他记得他对他说:美国有一个女孩,和他一样的病症,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只是在昏迷。
  他觉得昏迷比这样日复一日不似人样地发狂抽搐要美好得多。他曾打听那个女孩的消息,医生护士却不和他多说。索性他一直很聪明,他打听到:那个女孩在他住进这间疗养院半年内就死了,死亡及其痛苦。
  那个女孩被埋在公共墓园,忍受一切痛苦与命运挣扎的结果也不过是一块石碑,一行简单的墓志铭,祭奠时的两支雏菊。
  衔着橄榄枝的白鸽也从不会落在她的墓碑上。
  这有什么办法呢?他爱世界,世界却不曾用一厘目光看他呵。
  而那些曾经的温柔的将期望和爱投注在他身上的,最终也都将将目光收回。
  郎兴记得护士抱着记录本敲响铁门,唤他朗;他记得他们一起穿过漫长的走道,像从胃部被反刍到口腔。他们穿过饿鬼的食道,那有微末的柔光的尽头,被他捧在心尖尖爱着的圆圆脸的女人低着头哭泣。
  他的安慰和故作从容已经失去了效用,像过期的感冒药。他记得那一声声对不起,他记得那张梨花带雨的娇美脸庞,记得她的嘴唇,精致地涂着明丽的粉红。
  顾小萌悲哀地抬起头,眉心微聚。郎兴看见她湿漉漉的眼睛,看见她清透的泪珠挂在饱满的腮上。
  他的心被那微蹙的眉尖刺痛,心疼得不行。
  他满怀忧心地看着她,她说,对不起。
  我要结婚了。
  其实已经过了半年,只是郎兴始终还是不能想象顾小萌投在别人怀中的模样。
  他想象不到别的男人抚摸顾小萌长长的乌黑的头发,想象不到别的男人贴上顾小萌粉红的可爱的嘴唇,想象不到那彩虹女孩,离开了他的生命,不肯再为他驻足。
  他把床头的照片扣下来,他不敢和隔壁的新病人多见面。
  他们是美裔的华侨,一对兄妹。哥哥生得与他有几分相似,妹妹则有一张酷似顾小萌的脸。
  郎兴由始至终无法正视那张脸。
  他见到那双与顾小萌相似的眼睛为哥哥万虎流泪,相似的手与兄长相握…他杂乱无章的记忆就会翻飞如页,一段记忆倏然而至——他的小萌也为他流过泪,他的彩虹也握过他的手。
  郎兴仰起头,除了这监狱以外,又有一层牢笼将他锁住了。
  万家的兄妹都很虚弱,其中万虎更是命在旦夕。他说过他们因为那伤害他们的怪猫的毒素很可能是变种病毒,才被送到这里,才见到郎兴。
  他的脸白得像纸一样,从黑暗里只有郎兴能看个一二。他的眼睛倒是放光,枯瘦的手抓着郎兴的,力气几乎没有,却有破灭的气势:“我撑不了多久……我走了以后,拜托你照顾小溪,好吗?我们长得像……你能安慰她……”
  郎兴很久以后想起来,那时候他只轻轻点了头,不知道万虎看到没有。应该是看到了,不然不会谢谢他。他也没有告诉万虎,你的妹妹长得很像我女友——前女友,现在是别人的妻子,你的妹妹也能安慰我。
  那次谈话后没过一周,万虎果然走了。随后没有两天,万小溪被带去了其他地方,他始终没能履行诺言。
  他们最终也没能彼此安慰。
  日子过得飞快,郎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去的。
  他发狂的时间越来越长,意识也渐渐远去了。
  后来有一天他苏醒过来时,手脚上拖着铁铐。
  他颤抖着,恐惧蔓延开来。
  他不怕光,不怕水,不怕风声,他知道那一切恐惧不是他的本愿。
  可如今他几乎如同野兽了,要戴上镣铐防止他伤人。
  这一恐惧比什么都要险,他几乎要把每一个细胞撕开来,问一问那个瑟瑟发抖的魂灵,你还是个人吗?
  他想离开,他想了很久了,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想走。
  他不想死得不像个人。哪怕粉身碎骨也好,他想像个人一样死。
  他想再走进阳光下,舒展四肢,想大喊大叫,在风里奔跑,想和人交流。他想趟过凉凉的溪水,啜饮山间的晨露,他想哭,想笑,想突破时间回到顾小萌的婚礼上,拉住她的手,说:“不要放弃我。”
  他想在天花板上敲一个洞,漏些阳光进来,也漏些  风,漏些人声进来。
  漏些雨进来也很好。
  他想念俗世,想得发狂。
  他觉得万虎走了,这也挺好。他以前没有好好看过那孩子的脸,但他可以清晰地想象出他的模样。他的头发应该很黑,他很瘦,要戴一副黑框眼镜,头发不要梳得太精神,不合他的气质,要穿浅色的衣服,可以是灰格子的衬衣,总之要朴素。
  他该是沉默的人,郎兴却觉得他有股力量。
  他这样温吞又机巧的古生物爱好者,不该冲动地去和怪兽或是野蛮的男人搏命。那好像一根普通的火柴擦了一簇火,烧过了亮过了,也就结束了。
  郎兴站着活动手脚,他好像看到一堆灭了的火烬里又窜出红色的舌头,往天上舔出了一个缺口。
  他的记忆里有一句话,这时牢牢嵌在脑子里:
  要有一天风不息,天成了墨色,云重得摧城,无望以沙之书的模样折磨人,我一定去把那鬼样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抢过来,往天上劈一道口子,出去找个好地方,玩水晒太阳。
  署名是利威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