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pig

我这种人应该是死不足惜吧。

004 未央【微三酋,黑暗向】

未央

林三,萧家。

那是他曾经经历过的温暖,是在他这撕裂的人生中,昙花一现的温暖。

可以暂时放下包袱,不去想如何隐瞒皇上,不去想如何偷窃信息,不去想如何栽赃嫁祸,不去想如何挣扎求生。

在先帝最优秀的两个儿子之间迂回,岂是容易之事?

十三岁被选出成为汉王预备的暗子之一,十八岁正式进入金衣卫。
汉王手下十一年优胜劣汰强者生存,皇帝麾下六年锦衣夜行血染华霜。他不是不累。
可当年他没有第二条路,现在他没有回头的路。
只有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前路是茫茫的黑暗,身后是死亡的地府。

而他还有年迈的老母,不成器的兄弟。当年父亲犹在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残留在混沌的灰暗里的只剩下父亲的破口大骂和抄家那日的癫狂痴笑。他不是不怕。

迄今为止,他经历过最艰难的任务,不是杀人灭口,不是栽赃罪名,是往那凡人的日光下走一遭。

他已是狠厉的绣春,刀尖上永远盈着一盏血光,他要怎么令鲜血假装月光,让飞鱼服变做舞衣?

他要怎么假装,他一直拥有温暖?

幸好他很聪明。而且萧峰也很适合。

他在汉王府里绕过宝瓶门,在杨树下撞见了蛊盒。他从这里出来,自然了解这里。他看见两只虫子,撕咬着,发出令人厌恶的嗡鸣。

他一眼投去,就看见了萧峰。他很适合。
一瞬间所有的条件汇聚,皇帝和汉王的暗流之间一道细细的涓流诞生。

他知道他该怎么做了。

把自己从蛊盒里救出来很难,救另外一个人却很容易。只浪费了一枚石子和几句话,萧峰成了他的棋子。

他是汉王的子,萧峰是他的子。
棋子只要起到作用就好了,所以他果然死了。

死得很好。
萧峰啊。
你真的,很聪明啊。

你怎么能掩饰得这么好呢?比我还要好。
你死得又这么巧妙,谁能比你好?
仿佛生来就是来替我送死的。

他的心脏在轰鸣,血泪积在心底,变成了血痂。

丑陋,可怕。

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这个任务迟早会完成,可他却犹疑了…

凡人的世界怎么能这么舒适这么温暖?连利益的冲突都太温和了…

多么自然的,他沉溺了。
他选择了不作为。

时间流淌中,他渐渐被动。
直到某一天那个无赖死去……啊其实并没有死。

可那一瞬间他很怕,很怕。第一次害怕死亡,第一次害怕光明。

他死了怎么办?
他死了他这么慌怎么办?
他…不再坚硬了。

月光轻轻落下,温柔地吻去血迹,住进了他的心间。尖锐的刀锋都不再冰冷,百炼钢化作了绕指柔。

他要怎么办?

他狠下心来设局,但他还是来到了千绝峰上。调转马头的那一刻,他已经准备好死亡,连同他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怜的家人。

可怎么会呢?无赖怎么拯救了他?密诏给了他,温暖却换不回来啊!

萧家,是他永远回不去的天堂。那一朵昙花梦,转瞬的美丽之后凋零成泥。徒留一只挽留的手,不堪回首。

他依旧回到了挣扎不出的困境。
他依旧在暗夜里饮血,让黑马的嘶鸣来迎接死亡的魂幡。

长夜未央。

他在树梢踮起脚尖,腾跃而起,下一步就是挥刀斩首,血柱冲天。他却撞进一片混乱,直到绣春斩开壁障,他落地的瞬间——

评论(3)

热度(28)

  1. 莲日天snow pig 转载了此文字
    超好吃的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