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pig

我这种人应该是死不足惜吧。

薛定谔的喵

薛定谔的喵【此处原有猫爪子】

叠加态

当我说出我的乞愿,你会做何回应?
我并不知晓你的心意,一如我从未完全理解过你。
我只是被你的笑容迷惑,
沉沉坠入你的深海。
但我坚信着,
我所爱的,绝不是虚妄。

生与死

大海之所以伟大,除了它美丽,壮阔,坦荡外,
还有一种自我净化的功能。
在我所认识的,
你纯净,并且理性。
我把我的生死交给你,
由你来裁决——
是升入天堂,沉入地狱,
还是永在在等待中煎熬。

半数几率

或者,或者……
我没有预想,
不敢去猜测。
你的一眼可以决定我的生死,
然而结果早已在箱中。
我没有第三种可能,
那是臆想的躲避。
我等待你掀开箱盖。

坍塌

在那一瞬间,
我感到窒息。
宇宙分开成两份。
我如此幸运,
我如此悲哀。

分裂

我早说过我会如愿,
我早说过我会死去。
上帝的色子投出两面。
我在欣悦地微笑,
我在痛苦地悲泣。

左与右

一道光线穿过两条缝隙,
一个故事有两个结局。

不可能

Neither……nor……
只有我一个人。
喃喃的细语,
一个人演习。
帷幕落下,
将掌声奏起。
我把我的生死交给你。
我在法庭上,
我给我自己下判决——
判我,
永受煎熬。

————————————————————————
前段时间写《所溺》的次要原因。
我仍以为这是我目前的高峰。
当年的我有一种如今无法企及的勇气和纯粹。这种勇气给了我一种莫大的悔恨,但它真的很美。
想起来,忽然很想看看。翻了贴吧把它找出来,贴在LOF,做个时间的记号。
以后我还可以回来看看,笑我当年多好多蠢多可怜可爱可悲可叹。
然后想起,这就是我啊。没什么好后悔的,没什么好犹豫的。
要一直向前走啊,亲爱的我。

再录:被初三的我的文笔吸引到了这算什么……那个贺文怎么能那么暖啊,那个《东边日落》怎么那么会用句子啊……我果然在退化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