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咸鱼

野心勃勃
励志向上
悲观消极
初心不渝

【省男】不知道叫啥就叫春天吧vvv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
当你在我身边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

——夏洛蒂《简.爱》

苏三省对于春天,一向没有什么概念。

虽然他记得少年时,这个时节要下田插秧苗,桑树会抽条,会有剪子尾巴的鸟儿落在檐上鸣叫。
后来他长大进了城,春天的时候煤火停了,屋子里冰凉凉的,被褥都是僵硬的,房东女儿养在窗台的那盆花草头几年会抽两片嫩黄的叶子。后来如何,是死了还是怎样,苏三省再没有记忆了。

李小男披了件毛皮坎肩,蹬着小皮靴,握着手包快快活活地走在前面。苏三省在后头踱着步子。上海并不算是太冷的地方,公园小径两边的草地虽变作了灰黄,到底还生着。长青的乔木往惨白的天上撑开一柄陈旧的伞。

李小男走了一段,扶着树回头看他:“苏队长,你快点啊,晚了见不到天鹅你要怎么赔我?”

苏三省忙跟上去,口里一叠声地赔不是,披在肩上的厚袄子衣角一颠一颠的,像只挣扎不休的黑色蝴蝶。

李小男宴宴笑着,偏着头看苏三省。进了冬,苏三省这样跋扈乖张的人也乖乖套上了毛衣保暖,外头还套了件厚厚的袄子,整个人像是窝在里头的一样。再加上休沐,头发不似平日梳得板直,更别提他在她面前一贯乖顺,顿时显出格外的小巧和柔软。

苏三省还是不敢离李小男太近,他生怕李小男厌了他,只在三步以外站定,怯怯地解释,慌乱不成样子:“对不起,李小姐,我刚才看你我就……”

李小男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打断了他:“苏队长,衣服怎么不好好穿呢?天气这么冷,容易着凉的。”

“啊?”苏三省骤然得了这么一句关怀,愣了一下,才低头看了看敞开的襟前,急忙地就去穿袖子。

“是是,李小姐。我、我、我这就穿好……”

李小男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她看苏三省竟难得地觉得他可爱——那件内衬的毛衣是粉蓝色的。

“苏队长,等开了春,咱们再来一次吧。”苏三省抬起头,手指还和扣子纠缠在一起。李小男朝他甜甜地笑,“到时候天鹅都下了水,羽毛一定更好看呢。苏队长肯定会愿意陪我来的,对吧?”

那双清透的眸子一望便望进了苏三省心坎里,他僵硬地低下头,指尖颤得连扣子都捉不住:“我愿意的,肯定愿意。”他像是被通了电,脑子乱成一团。再鼓起勇气去看她,李小男却已别开了头,眺望着远方:“苏队长,走吧。这里太冷了。”

苏三省低低应了一声,跟在李小男身后。

他觉得耳根后头有点燥热,他的手心也汗津津的。
他想,这哪里冷了呢?他分明觉得温暖舒适,浑身都要化了融了。

耳边似乎响起燕子的啼鸣,他抬头却找不见那黑色的剪子尾的身影。

苏三省又想起来,房东女儿养的是盆西洋菊,花开的时候,就像是小巧的向日葵。

————————————————————————
电视剧应该是没有一起过冬的……不要在意。

04.03 加个tag,LOF的一些句子真是好啊……嗯。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