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pig

我这种人应该是死不足惜吧。

【省男】日常糖:放鸽子

感谢 @十祿少女和三省少男 ,感谢少女帮我做录入的工作!谢谢!真是社会主义四有公民没有错!♥
感谢!【鞠躬】

——————————————————————

李小男站在全身镜前,气得要打人。

今天天气这么好,有太阳,又不晒,有风,又不冻。公园里头定开了一树树好花,她却配不好一身衣服。

这件红的,太艳。春花本就够艳了,再穿这身去,俗气。
这套黄的,不行。平日穿得尽够了,约会怎么能不叫人眼前一亮?
这蓝的,色太暗,与春光不相衬。
这白的,花纹太素,要被花争过了。

不行,不行,不行。
一件能穿的衣服却没有!

李小男只穿着内衣,瘫在床上,一只脚脚尖上勾着红色的高跟鞋。

啊…鞋也……
都是旧的了……没鞋穿了……

布谷鸟从挂钟里跳出来,叽叽咕咕叫了八声。

完了,就只有三十分钟了。李小男烦躁地打滚,弄乱了一头昨天才烫的梳得整齐的小卷。

这下好了,头发也不成了,定要迟到了。
李小男趴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地板,大脑放空了一瞬就有了办法。

放鸽子!

不去不就成了?李小男高兴得紧,把床上衣服一推,随便穿了一件就打开音响放周旋听。

管他的男朋友!

到了九点钟,苏三省打电话进来,惶惶地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小男啃着西红柿,说在家呢,就只是忽然不想出门,没事。

苏三省才哦了一声,李小男就挂了电话。
不约会也好,清闲。

十分钟后,李小男家门被扣响了。

苏三省在外面,轻轻柔柔地: “小男,你还没吃早饭吧?我带了鸡丝粥来。”
李小男光着脚,背抵着房门,痛苦地看着一室狼藉,想冲出去打苏三省一顿。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