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咸鱼

野心勃勃
励志向上
悲观消极
初心不渝

【狗带cp】灵魂伴侣

01:11加个言遇tag吧……不妥和我说。

灵魂伴侣

预警:晗遇,狗带cp,微微微言遇,灵魂伴侣AU,ooc

傅子遇今年二十七,他的灵魂伴侣印记出现已经五年,但他本人从不曾知道那个名字是什么。
现在他只有一个伴侣,这家伙叫谢晗。在他十五岁,谢晗十七岁并且还叫梅君远时,他们就认识了。
他们相遇在一个雨夜。傅子遇半夜被薄靳言——他表兄——差遣出去买鱼籽寿司,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遇见了十七岁的少年。彼时的梅君远站在黑漆漆的雨里,瘦高的身体在一片乌浊里更显单薄。傅子遇朝他迎面走去,手里拎着给薄靳言的寿司、简瑶的饭团和他自己的千层面夹心饼干蒸蛋糕绿豆饼肉松小面包奶油泡芙。他看见一个高个子站着一动不动地淋雨,惯于照顾人的特性让他第一反应就是小跑过去努力踮脚把伞抬高撑在大高个头上——傅子遇当时还没抽条,才刚刚一米六出头,梅君远已经接近一米八,两人站在一起是十足十的最萌身高差。
傅子遇眨眨他那双好看的大眼睛——天公作美,一道闪电打地恰恰好,他那双澄净的眼睛从此在谢晗眼里都是魅魔惑人的蓝紫——他说:“怎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家在哪儿?不远的话我送你回去吧。”十五岁的男孩太稚嫩了,根本不懂得人心险恶。那一夜他陪他走了两条街,一路只是他絮絮叨叨说些有的没的,最后塞给人家一盒绿豆饼。
他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这年轻的男孩子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一夜梅君远成了谢晗。傅子遇是梅君远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也是从地狱出生的谢晗心心念念如何据为己有的存在。
他不会知道他差一点,就成了第二天他在路上见到的那抹洗不掉的血迹。
那个夜里,梅君远目送那个男孩走远,慢慢地吃掉了那盒绿豆饼。十几分钟以前他站在雨里,他知道他必须要淋淋雨冷静一下,否则他无法动手杀人。他看见远处渐渐走近一个少年,那孩子模样柔软乖巧,个子不高,拎着一大袋零食一个人走在夜雨里。他先入为主地认定那孩子过得不好,在家里备受欺凌。他决定等他擦肩而过,他就杀了他。
少年柔软的短发擦过他的手臂,冰凉的雨水滑进他的衣领。梅君远收紧手臂,把人向后拉倒。零食袋嘭地一声掉在地上,少年扯着脖颈上已经是成年男人规格的手臂,呜咽着发不出求教声。
梅君远沉稳地呼吸,把少年拖进沉沉的黑暗中。

恶魔从黑暗和夜雨中睁开他的眼睛,望向他。那双眼睛盛满了恶毒的天真。
梅君远张开手指,掌心黏腻。他在心里演习了无数遍如何结束这个鲜嫩的生命,指尖攥紧了薄刃又松开,嘴唇咬了又放开。小少年温柔地看着他,问他还好吗?
他迟钝地点点头,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没事。
他想傅子遇永远都不会知道,他那个雨夜小小的善心究竟有什么意义。
他也永远不会知道,他的灵魂伴侣是谁。

傅子遇约是从十八岁开始,被谢晗软禁的。
谢晗并不禁止他学习,不阻止他了解世界 他只是不允许他走出他的视线范围。
傅子遇曾经以为他是在故意试探他,后来的经历证明谢晗说的一切都出于真心。
他曾经破解了整栋别墅的门禁系统。他站在大门一面的时候,他清楚他就站在另一边,守在阳光下,他的目光在每一寸空气里,沉默地包裹着他。
他试图逃离,可是不行,他踏不出大门一步。
不论原因是什么,傅子遇到底只是个普通人。

谢晗不是总是把他困在一处,他最少一个季度带他转移一次,带他走走附近的风景名胜。
傅子遇二十二岁的时候,上半年四月谢晗带他回过在北京住了一阵子。有一天夜里,外头下着淅沥沥的雨,空气凉凉的。
谢晗那天兴致很高,他从傅子遇圆润的脚趾一路吻上去,最后到达腿根。
他的指尖冰冷,粗粝的茧子慢慢摩挲着傅子遇那处的细嫩。他身体只僵硬了一瞬间,可傅子遇还是恐惧地发抖。
杀人狂温柔缱绻的眼神又被暴戾替代,他从床上下去,像是滚下去的,动作狼狈让人觉得他在落荒而逃。
傅子遇纠起被角,瞪大了眼睛。
谢晗从被褥底下翻出美术刀,捏在手心。他疯狂地割伤了傅子遇的腿根,脸色平静带着快活。
傅子遇仰起头倒在床上,眼角沁下一滴盐水。
那个晚上谢晗的攻势前所未有的猛烈,他的吻落下比暴雨激烈,他冲撞的力度好比是共工怒触不周山。傅子遇咬着被面,他尖叫呻吟,哀泣求饶,所有从前对那个有求必应的谢晗的手段通通失了效用。

傅子遇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灵魂伴侣印记,也从未见过谢晗的。
谢晗的左胸口歪歪扭扭地刻着他的名字,但一看就是人为的,他的手臂上有和他腿根上一样的疤。
谢晗不止一次握着他的手贴在胸口,情话含情脉脉婉转动听。
他的灵魂伴侣印记出现在十六岁,那个雨夜以前他一直在等待那个人的出现。但那一夜后,无论是梅君远还是谢晗,他们认定的灵魂伴侣只他一人。
只傅子遇一人。
傅子遇颤抖着接受下来那个深刻的吻。他不敢说他已经完全忘了十五岁他是不是在某个雨夜给人撑过伞。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印象。
每当谢晗病态而深情地向他表白爱意,告诉他他甚至愿意在心脏上刻下他的名字时,傅子遇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九年了,他仍旧只是习惯,习惯性地依赖,习惯性地接受他给的性爱。
从未爱上。

谢晗是极危险的人物,傅子遇一直都知道。
他在他们欢爱的床头也藏着刀子。这个认识让傅子遇一度失眠。
最后让他安眠的是来自薄靳言的讯息。
他被谢晗软禁多久,薄靳言就找了他多久。谁也不能理解当傅子遇回应了他的消息时,他发自内心的巨大的狂喜。
他从未如此失态过。
薄靳言把一切都安排地很好,傅子遇要做的,不过是提供一个地址。
而这对傅子遇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二十七的男人坐在电脑前,面前的电脑在黑暗中发出幽蓝的光,通讯栏不停地跳出一条条信息。
鬼知道他最后做了什么选择。

夜里谢晗回来的时候,傅子遇站在玄关口,赤着脚披着月光,朝他送上一个恶魔的吻。

评论(1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