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咸鱼

野心勃勃
励志向上
悲观消极
初心不渝

【糖酥】醉

半夜从b站回来虽然困得不行但我还是要来一发啊啊啊啊啊啊原谅我对小哥哥的痴汉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苏三省扶着唐山海的胸膛慢慢坐下去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扯起嘴角嗤笑了一声。

唐山海倚着床头嘴里叼着一支已经自己灭掉的雪茄,修长的手指慢慢沿着苏三省突起的胯骨抚上去,一路攀着黏腻的汗液曲折向前,最终落在精瘦的腰间。

“笑什么?”

苏三省扯着嘴角,冷冷地吐着生涩的情话:“笑我怎么犯了糊涂,外头勾栏瓦肆里多少白嫩嫩的姑娘,我要到你身下来寻欢。”

唐山海嘿了一声,雪茄落在丝绸床单上,烟灰撒开一个弧度曼妙的圈。他探起身来,一只手勾住苏三省的脖颈,把他往自己身边拉:“想什么呢。不要我,你大抵也只看得上一个李小男。我们住一栋楼,你找她,我总能知道。”

苏三省皱起眉头眼神锐利,好像还有点不甘示弱,腰还在坚定不移地向下压,把那狰狞的肉物吞进去,脚弓却已绷起。
他气势汹汹不比在监狱里审人来的差,只可惜人家一个顶身就让他软了腰胯,软绵绵一团濡湿窝在人怀里又哪里来的摄人本事。

唐山海和他玩的素不是你侬我侬情意绵绵那一套,也不在意苏三省红了的眼眶,把人一捞低头吻下去,心里把李小男过了一遭——嘿,苏三省这乡下的泥娃子,除了他也就没看上过什么好东西了。

这么想着心尖上竟有点虚荣的甜蜜,唐山海碾着苏三省过分柔软的嘴唇,舌头也终于攻城略地入侵了那一片泥泞沼泽。

苏三省嗯嗯唔唔挣扎了两下,也就不再动,安心和这个白日里针锋相对的伙计接起吻来。他再狠再酷烈,不通情事就是不通,一个和人上床不过三四回次次都是叫人拆吃的,在这块战土上怎么也没有道理能占上风。
不多时,就叫夺了魂失了魄,软成一滩任君摆弄。

唐山海在床上也不再是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胯顶得像头发情的野兽。
也不能全怪他没有风度。
苏三省那里头确实是个妙处,高温紧实,柔软绵湿,比起女人的也不差什么。

还胜了一处,不必做什么预防措施。

他心里没有负担,也就动得更随心所欲。每次顶撞落在苏某人某处上,把人逼出泪光涟涟凛冽如刀也不肯放松。
苏三省勉勉强强抬起眼皮瞪他,一个斥骂的字眼没吐完一个声母就又被一记顶回去,还是只能嘤嘤切切从嗓子眼里磨出一些缠绵悱恻的呻吟哀泣,总不能如意。

唐山海搂紧了他,低低叫了一句:来没开始呢,别怕。
怀里人倏地僵了一秒,马上又给*开,。唐山海满意地笑了笑,在人颈侧刻下一个吻。

终于坦诚。

————————————————————————
这算车吗我写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啊我不负任何责任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爱小哥哥!

评论(3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