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pig

我这种人应该是死不足惜吧。

关于那些岁月流光时不待我的细语私喁

一个想到的所有小句子小段子小故事小梗的集合,它该是一天日光倾照,花响开落,你手心的一点痕。

————————————————————————

前言:注意翻目录,根据编码寻找吃的cp……不要噎到,以后会越攒越多的。tag也会越来越多……

目录

【言遇】01,02,03

【磊正】04

【Sally Face—Sal×Lar】05

————————————————————————

你睁眼的时候,星河奔涌,万籁无声。

我未曾言明的百万xx

行凶仗义  仗义行凶

————————————————————————

01【言遇】预警:傅子遇性转

简瑶心里知道,傅子遇是个再好不过的人了。
温柔,又不一昧温顺,俏皮,又不乖张讨人厌。
眼睛像猫,像琥珀,像澄净的碧湖,像天空蔚蓝如洗装得下全世界。
可她没法喜欢她。
真是没办法的事,傅子遇这种姑娘的存在,实在对她有太大的威胁。
傅子遇和薄靳言相处的时候,空气里没有暧昧和粉红色,但是长了眼睛的都瞧得出来,薄靳言比什么时候都放松。
他肆无忌惮地要求傅子遇把软件工程赶出来,叫她千里迢迢送鱼到山上,让她奔走,让她操持一切原本只有薄靳言可以做的事——比如收拾他的实验室。
薄靳言的实验室是个密闭的地方,里面的很多设备简瑶这个正牌女友都不清楚,但是傅子遇了如指掌。
对于这间拒绝所有人的实验室她表现得和把玩薄靳言的沉默一样熟捻。
她做的鱼,薄靳言甚至不会挑剔地指出欠缺之处。
“你对她也太好了吧?”简瑶小小地抱怨着,她其实也不太敢说什么,傅子遇做好了一切,她没有立场也没有勇气真的表达不满。
薄靳言愣了一下,笑起来:“她改不了的……就是那个手艺,我吃习惯了。”简瑶抬起头看他,薄靳言撩了撩她鬓角碎发,“没办法叫她再好些……就这个水平。”
简瑶得了点安慰,窝进薄靳言怀里。
薄靳言继续翻他的论文,随口说:“以后不要这么扎头发,看着不舒服。”
简瑶嗯了一声,意思渐渐模糊了。
迷糊之间,她恍恍惚惚地想起——傅子遇的鱼做的不好,薄靳言为什么要忍到吃惯了?他也从来没有对任何情况下任何造型的傅子遇,表达过:我看得不舒服。

02【言遇】大学时期:灵与肉

贴个原文科普有爱无性梗( •̀∀•́ ):

原文

当然,两个同样英俊优秀的华人男子,形影不离出现在校园里,每次总能吸引许多人的目光。大家无一例外的认为,他们是Gay。对于这个传言,傅子遇只是失笑说:“当然不是,我们是兄弟。”而薄靳言……他根本不在乎别人讲什么,甚至某一次,犯罪心理系有个还算能跟他讲上话的师弟,问他是不是gay。他想了想,非常严谨的回答:“我现在跟Kris的关系,的确跟gay没有多大区别——除了我们没有□关系。”

这话传到傅子遇耳朵里,就成了……

“Simon跟人抱怨,Kris一直没跟他上本垒。”

“当然,他们当然是Gay。”

【托腮,啊,上本垒吗少年?

薄父:小傅啊,你和靳言是那种关系?
傅:极力解释|不是的叔叔……balabala
薄:路过|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薄父:瞄傅子遇|……
傅:没脸见人|

傅:坐进单人沙发|靳言啊,我和你说,你说那种话真的不对……不适合。
薄:看论文|哪里不适合?
傅:……哪里?你竟然问我哪里?我们是那种关系吗?
薄:我说的是没有多大差别,不是就是。我没有承认。
傅:可是别人听了可不会这样抠字眼啊我的天才……
薄;那是他们的问题,你不该来找我。
傅:……靳言,你是谣言的源头啊。
薄:终于抬头|不,不是我。
傅:那是谁啊?
薄:是那些无聊的八卦人士。
傅:那还不是你给他们提供了素材?
薄:不,那是你干的。
傅:哈?
薄:认真|是你一直像个老妈子一样跟着我照顾我,他们才会想到那个地方去的。
傅:……所以怪我咯?
薄:嗯。
傅:……那我以后不跟着你了,你自力更生吧。
薄:哦。
薄:顿一下|明天我想吃鳕鱼。
傅:炸毛|我说了你自力更生了啦!不要!找我!做事!了!
薄:……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因为这个生气?
傅:我没有生气……就是他们无中生有还闹得沸沸扬扬的……我不喜欢这样。
薄:所以,你是因为他们造谣烦恼?
傅:是啊不然呢……追的女孩子都问我:明目张胆出轨不好吧?你说我能不烦恼吗?
傅;还有人义正言辞对我说,没有兴趣做同妻!!?
傅:还有的竟然叫我尽快和你上垒?!这个月14号竟然有人给我送了润滑剂……你说我能怎么办?
薄:我明天想吃鳕鱼。
傅:……
傅:行啦,我明天给你带。你自己做还是找大厨做?
薄:我自己做,顺便带点香料来。
傅:嗯,记下了。
薄:点头,起身|那接下来该给你解决烦恼了。
傅:惊喜|你要去澄清谣言?
薄:脱外套|不,三人成虎。现在整个学校都在传,我去澄清反而会被认为是掩饰……我不会做无用之功。
傅:期待|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薄:撑着单人沙发的扶手把傅子遇圈起来|你不是因为谣言烦恼?
傅:懵|嗯……
薄:一只手扣住傅子遇下巴|那就让谣言不再是谣言,这样你就不会烦恼了吧?
薄:正好,也顺便满足一下他们的期望……上个本。

03【言遇】你不知道的关于薄靳言的五十个秘密【1-20】

01,薄靳言对鱼的品质很挑剔,非常挑剔,他人生前二十年,薄母每天都在为“今天的鱼儿子会满意吗?”痛苦不堪。
02,薄靳言那个脾气,前二十年完全交到没有朋友。——当然也有他看不上人家的原因。
03,薄靳言十九岁那年,在校门口遇见了一脸灿烂的傅子遇,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而傅子遇第一次见他,是二十岁的图书馆,他朝他走来。
04,薄靳言二十岁以后,薄母再也不担心儿子的鱼了。
05,薄靳言不喜欢傅子遇的小青梅韩雨濛,第一次听傅子遇提起就不喜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06,薄母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儿子能吃下傅子遇做的那碗只能算是一般的小黄鱼。
07,赫尔博斯有句话,天堂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薄靳言觉得这句话没有错。
08,有人叫薄靳言薄喵喵,薄靳言觉得他们一定没见过放下刘海的傅子遇。……不过那样的傅子遇,他也不想让别人看见。
09,Allen不是虚构的。薄靳言知道傅子遇其实清楚这一点。
10,傅子遇对Allen并不是很了解,至少没有对Simon那么了解,至少……他不知道Allen把他当成所有物。
11,Allen不喜欢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没有足够美好的东西值得他占领和守卫。……哦,除了他的Kitten。
12,Allen和Simon有且仅有的一点共识,是阻止韩雨濛向傅子遇告白。
13,薄靳言有天看到一个歇洛克和华生的同人文,歇洛克步步为营,把华生控制在他的领域里。那是薄靳言第一次看小说。
14,薄靳言只萌福华这一对cp,幸好这对粮从来不少。
15,薄靳言写过同人,阅读量361857热度0评论1,唯一的评论是这样的:
刑侦报告请不要发到这里……和福华无关就不要打tag了……
16,二十二岁生日傅子遇送了他一只小乌龟,现在它叫沉默。
17,虽然名义上是薄靳言的宠物,但是换水投喂洗澡还是傅子遇干的。
18,大学和傅子遇传谣言那会,薄靳言收到过同性黄色刊物。
19,薄靳言觉得傅子遇的腰腿比黄刊里的top1模特好看。
20,薄母有次在儿子手机里看到一个屁股,毛骨悚然之后她一面感慨儿子终于开窍了一面评论:看着真是好生养的啊!然后她看到了儿子一脸纠结欲言又止。

04【磊正佩素】

吴三石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新买的老宅子竟然闹鬼。
那个浮在半空中的黑色影子看起来和深色的梁木意外搭调,在叫了一声石佩佩以后就沉默下来。
吴三石不怎么怕他,问了一声石佩佩是谁,还叫他下来说话。
这鬼还真挺话,真的降了下来。吴三石这才看清他从兜帽下漏出的两缕鬓发,还有眼角泛红的一双圆圆杏眼。
接下来他们的相处挺和谐的,就是吴三石时不时会做些奇怪的梦,他问过素水——那只鬼——素水很坚定地否认了,但是也表示这宅子受他影响太多,可能是宅子的原因。
但是吴三石没有搬出去,他腿脚不好,长年坐在轮椅上,实在懒得找房子搬家,再说不论是鬼还是怪梦对他其实都没有什么影响。
素水这鬼也是很慷慨,他给的奶树浆每晚一杯真的是助眠良品,可惜他不肯和他合作开网店……
吴三省只是没想到,这房子竟然起火了。
当时他在屋里,又不在轮椅上,根本没有逃生的希望。
可是他还是跑出去了,跑出去的。
人们说,人的潜力和求生的力量真是会创造奇迹啊。
吴三石没有说话,回头看看那房子残骸。
他从前最希望能走遍天下,如今他腿脚好了,却莫名不想走了。
好像没有动力了。

05【Sally Face】一个评论

哇哦,真是什么?

或许有一天the girlfriend of larry会指着某个有特殊意义的——在属于student,sal和student,lar的记忆里代表着某段美好回忆的——一个珍藏这么问,酷毙了的adult,lar会愣一下吧,他要怎么说起那个最好的……或许只是对他而言最好的朋友?他的最好的朋友和他的朋友,这里面差的不止是三个字或者是一个等级,他打算问他报考学校的时候因为冷淡的目光而咽下去的话,他点开那个号码时发的呆,手指点点滴滴敲着屏幕,他半夜里编辑了又删掉的信息,

他的摇滚的热烈的明亮的心房里那一束细细淌了十来年的悲伤,它始终没有逆流成河,它水滴石穿穿过时间和隔阂带着他回到那一年,他站在sal的座位面前等他回来,他要问他的大学并且和他和好,不管怎样。

可是他的sal……只是对他而言的最好朋友冷淡地看着他,告诉他他压住了他的书。

lar抬起汗津的撑在桌子上的手时觉得空气很闷,他中午吃的面包太干了,埂在喉咙现在还难受。他匆匆离开什么也没有说,下午他去了医务室。

girlfriend抓住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她的眼睛是纯净,是天空的蓝色。lar抱住她,慢慢地说对不起,说谢谢你。girlfriend拍着他的肩,他说对不起我不能说。他不能说,不能说他少年的那一场无疾而终,那一场末日浩劫,那一场一点也不酷一点也不larry的青春萌动。

他不能说,是吧?

————————————————————————
随时更新,就这么一个花园儿大概v

评论(7)

热度(33)